警告!

本人並沒有接受過任何正統神學訓練,所有發表內容,全屬個人信仰心得及教會生活經驗分享,敝blog負能量爆燈,如閱讀時感到不適,或出現任何不良反應,包括痰多咳嗽,夜睡不寧,神經緊張,潮熱汗出,心煩多疑,踎身起身見頭暈等徵狀,請即時停止,並向專業人士尋求協助。

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

一拳超人與職場牧養

08年曾經失業一段長時間,閑來無事,除了找工作之外,因為處境的問題,看過教會不少講職場的書,當時已經覺得有點隔閡,加上忙於找工作,沒有時間好好歸納起來。

近日又再次接觸職場神學的書,我慢慢開始梳理當中的困惑,我嘗試以《如果顧客就是上帝》這本書,作一個引子來解釋一下。

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

無事袖手談中立,臨危一走去宣教



關於何志滌牧師的訪問,內容我一點也不意外,甚至在傘運到今日變得有點陳腔濫調,因為作為一個有日子的信徒,深知這種態度,才是香港教會的絕對主流。

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

單身歧視?




係百川寫咗少少教會單身弟兄姊妺嘅問題,意猶未盡,寫多篇先。

早幾個月BBC有篇報導,講到職場入面,單身人士被視為「任勞任怨的牛」,公司要Family friendly,當然變相成為Single unfriendly

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

覺得堂會不濟,為何我們仍留下?



去完思
talk的活動「覺得堂會不濟,為何我們仍留下?」,實在十分精彩,參加者有年青,有年長;有近乎脫離堂會的信徒,亦有正在牧會的牧者;有匿身在大堂會隱世,亦有在小堂會奮鬥。

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

回看2014教會普查




先引書中一段。

//2015年2月28日,我在「全球領袖高峰會」(香港)負責帶領的時候,詢問在場六百多位教會領袖,當中包括很多主任牧師。我問:「如何讓青年再投入教會?」。我把這六百多人分成三至四人一組,大約150組,每組討論15分鐘,然後把兩個具體意見寫下給我,結果收到220項具體建議。

我把這建議分成五類。第一類是「屬靈」(Spiritual):要多為青年祈禱、青年要多讀經等,這類意見有項。第二類是「身體」(Physical):通過身體力行,以具體行動參與,這類共有25項意見。第三類是「情緒」(Emotional):我們怎樣關注青年的情緒發展?怎樣幫助他們控制和掌握自己的情緒?共有項這類意見。第四類是「關係」(Relational):怎樣幫助青年建立更好的同儕、尊卑、以致不同面向的人際關係,共有57項意見。最後是「職業」(Career):關於職業訓練、職業發展和領導發展(Leadership development and Career development)的課題共有45項意見。

坦白說,我不以此為滿足,雖然這群教會領袖的意見不錯,但似乎比較抽象。於是我找了一群青年,讓他們看看這220項意見中,哪些意見是他們也認同的。結果發現青年對屬靈方面的意見,認同只有30%。較多青年認同是關係和身體力行兩方面的意見,分別是39%和44%。此外,發現接受成年意見的比率,平均只有30%,值得注意的是,那些成年是香港教會的領袖,可見青年和成年之間在意見和觀點上存在很大落差。//
《牧養大專與青的挑戰》李志剛 (馬鞍峰香港教會堂主任)

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

不能迴避的職場神學





上年寫了一篇《不如唔好講職場神學》,批評今日教會時興的職場神學,往往有幾大問題其一是沿襲馬丁路德的召命觀,一切正當的工作皆是上帝召命,但這無法應付勞動異化(Alienation of labor)的問題。在資本主義下,各級工作分工仔細,很多打工仔不外是生產工具,日復一日的枯燥工作全無滿足感,更遑論有何意義可言。高談工作召命,反而加重營營役役信徒的無力感。

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

與梁家麟院長商確

梁家麟近期幾篇文章,似乎沿用他當年的三國論,為了更好理解梁氏的言論,特地回教會借本《冷暖之間》,重溫當年所言,讀完不單無法搞清楚,反而越睇越迷。

院長近期幾篇文章,大力抨擊一班放言高論的先知,說他們為反題而反題,要做永遠反對派,空有理想而不懂做實事,將教會政治化,教會裡頭的真先知已經一早消失,只有一班扮先知的假先知。由於無指明道姓,所以大家只有靠猜,以為他劍指時下一班年青信徒。可是書中的三國論,第三國的「翼鋒機構的社會活動家」,竟然如是。

//這群人都是二次大戰後嬰兒潮(Boomer)的一代。他們不像今天的年輕人,沒有太強的個人主義,比較著重群體。所以一個鮮明的特徵是醉心於組織和參與集體運動,他們也追求解決問題的集體答案(Collective Solutions)。

他們有一套頗為固定的活動流程:尋覓同志結社,扣定問題,為問題定義,掌握相關理論,糾集和教育群眾,區分敵我,將理想和實踐綑綁在一起,確定集體行動策略,然後是一連串社會行動。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