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告!

本人並沒有接受過任何正統神學訓練,所有發表內容,全屬個人信仰心得及教會生活經驗分享,敝blog負能量爆燈,如閱讀時感到不適,或出現任何不良反應,包括痰多咳嗽,夜睡不寧,神經緊張,潮熱汗出,心煩多疑,踎身起身見頭暈等徵狀,請即時停止,並向專業人士尋求協助。

2016年8月8日 星期一

教會不離地,而是.......


關心Pokemon Go多過梁天琦,教會的問題不是離地,而是離義。

Pokemon Go登陸香港,意外在教會中爆發熱議,短短一星期內,時代論壇上已經有八篇投稿,由最簡單「凡事都可行,但不一定有益處」,到深入的神學反思,一應俱全,而論及梁天琦等人被禁選一事,有三篇。(當然我覺得馬保羅牧師在信仰百川那一篇投稿,兩者兼論,鏗鏘有聲,是近期佳作。)


不單止Pokemon Go,教會長年存在一些話題,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討論,每隔幾年又重覆一次,而且有一個共通點,議題與普羅百姓沒有甚麼關係,並非一般人關心的焦點,對社會缺乏裨益,當中包括:

  •     信與不信能否拍拖結婚
  •     崇拜該穿甚麼衣服,短褲背心是否不適宜
  •     基督徒應否入場看《斷背山》(以及《達文西密碼》或任何明顯違反基督教教義的電影)
  •     基督徒應否杯葛星巴克 (以及所有直接間接支持同運的商業機構)
  •     基督徒應否看Lady Gaga的演唱會
  •     基督徒可不可練瑜伽
  •     基督徒可不可參與萬聖節活動

今時今日批評教會離地也許並不準確,有很多事情教會異常貼地,連信徒玩不玩瑜伽,和誰拍拖,喝不喝咖啡都要管。就如今次Pokemon   Go,有人認為是撒但詭計,有人即時反駁,再有人將所有議論綜合再評論,一時眾議紛云,只是大部份的辯論,從無離開教會大門,對世界毫無影響,外面要玩的人繼續玩,地球繼續轉。吹皺一池春水,干卿底事。


而近年關乎香港興亡的重大爭議,包括國民教育、香港電視發牌、自由行、雙非兒童、水貨客、奶粉荒、幼稚園學位不足、政改爭拗、東北發展、年初一旺角騷亂、立法會拉布、本土港獨意識抬頭、最高工時、TSA考試、雨傘運動、高鐵超支、醫委會改革、警察濫權、ICAC地震、基督教選委、全民退保、領展霸權、禁選風波等等。作為一個平信徒,有幾何聽見傳道人會在講壇上拿出來講,幾何會在團契的分組時間討論,幾何會成為禱告會的代禱事項,幾何會在私禱下記念?即使有講,那一次不是「不要論斷別人」、「凡事都可行」、「惟有愛心造就人」作結?


(撇除反同,近年少數社會事件可以進入一般平信徒的輿論空間,恐怕只有佔領中環,原因亦因為戴耀廷本身是基督徒,加上有朱耀明牧師參與。)


噢,教會有很多「理由」去回應:教會一樣有關心社會,不一定要公開發聲,有很多人默默耕耘;公務員中還有很多忠心耿耿的基督徒,未向巴力屈膝有八千人;教會不能面面俱圓滿足所有人;教會主要的任務不是改革社會,而是拯救靈魂;要顧及政權的感受,以免影響傳教機會;政治很複雜,很難說誰對錯,要謙卑;傳道人不是政治評論員,未必有相關恩賜。


相信大眾明白教會並非一個政治團體或政黨,未必需要為每一件事表態,如果教會力有未逮,在某些社會事件上未能及時回應或無法回應,而在關鍵時刻堅守原則,不畏強權,伸張正義,相信大眾也會體諒及理解。然而,教會長年選擇性執法,刻意迴避敏感題目,卻有能力即時回應同運相關議題,任何風吹草動也無法逃過教會的法眼。最新一單是反對何秀蘭在私人骨灰龕草案上的修訂,反對已於外國合法結婚的同性伴侶領取骨灰。社會上有多少人有留意私人骨灰龕草案?反對同性伴侶能夠領骨灰,對今天香港而言有甚麼逼切性?


長年下來,社會大眾對基督徒形成刻板印象,稱之為「耶X」,教會及信徒本身實難辭其咎。


(說也奇怪,聖經明明說因基督的名受辱罵,便為有福,但不少基督徒一聽到「耶X」,即暴跳如雷,急急反駁,難道他們不想受這種福氣嗎?)


教會變成一個獨特的空間,大家很有默契,不將社會上最要的爭議帶入教會,以免破壞當中的和諧,非常懂得挑題目,因為心底裡知道,即使為Pokemon Go在教會中吵到天翻地覆,均不須付上代價。


教會花時間關心的事,社會不見得有人關心;社會上大家關心的公義問題,教會偏避而不談。


應驗了經上記著說:「因為你們將薄荷、茴香、芹菜獻上十分之一,那律法上更重的事,就是公義、憐憫、信實反倒不行了。這更重的是你們當行的,那也是不可不行的。」

2 則留言:

  1. 網上看不少牧師/傳道人/神學院老師也有寫有關梁天琦或是次選舉提名的文章,至於為何在時代論壇只得3篇,則不得而知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同意,能在敎會内討論社會重要議題的機會極少,有時討論一下教會政策都話你「唔應該講三講四」,只想班羊被「馴服」成同一個「樣式」

    回覆刪除